中新网・甘肃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人事变动 > 正文内容
证监会人事大换血:股灾后多名官员离职避嫌
发布时间:2019-05-14 08:52:30  点击数:21  

  此番证监会又公示10名局级官员,自股灾以来,证监会从高层到中层重要岗位的人事调整,已涉及不下20余人。2015年上半年,证监会又有2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其中不少是局级干部,证监会稽查局原局长欧阳健生、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原副主任徐浩等等。

  近日,证监会有关人事调整的一个“大动作”备受关注:公示10名拟提拔的局级干部,该10名官员拟分别到其下设的投资者保护局、稽查总队、福建云南证监局、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上市公司协会、中证金融研究院任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自去年6月至7月的异动以来,证监会人事调整不断,屡有大动作。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自去年股灾以来,证监会从领导班子到机关部门、派出机构,主要负责人均有调整,覆盖部、局、处。

  以领导班子为例,目前证监会的7人领导班子中,去年股灾之后的履新官员多达4人,分别是刘士余(今年2月20日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主席),李超(去年9月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调任证监会),方星海(去年10月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经济四局局长调任证监会),赵争平(今年5月由主席助理升任证监会)。

  领导班子中的3名“老人”中,排名第二的王会民在股灾后职务也有变化,原来任证监会纪委,去年12月开始担任驻证监会纪检组长,这个职务变化意味着证监会已被列入的派驻全覆盖范围;主席助理黄炜其实还是个新人,去年2月刚由法律部主任升任主席助理。

  今年3月,证监会稽查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兵挂职江西省九江市委、九江市政府党组成员,两个月后出任九江市委,九江市政府副市长。这次公示的10名局级官员中,曾任证监会稽查局处长的张今铭拟任稽查总队副总队长。

  今年4月,游广斌接替王建军担任证监会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一职。游广斌曾在北京市委办公厅工作多年,后任北京市延庆县副县长、北京市丰台区区长等职,2010年调往中办担任秘书局常务副局长,调往证监会之前任中办老干部局局长。

  王建军今年4月离开证监会机关后,接替在深交所任职14年的宋丽萍,出任深交所党委、总经理。宋丽萍则出任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党委、执行副会长(法定代表人)。

  今年5月,上海市虹口区原区委吴清出任上证所、理事长(副部级),原理事长桂敏杰退休。吴清曾在证监会工作多年,任风险处置办主任等职,由于曾处置南方证券、闽发证券、“德隆系”券商等30多家违规证券公司,被业界称为“券商屠夫”。

  此番证监会又公示10名局级官员,自股灾以来,证监会从高层到中层重要岗位的人事调整,已涉及不下20余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证监会密集人事调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应对工作人员离职。

  两年前,证监会的离职情况就已经引起关注。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年,证监会约有3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时任证监会主席的肖钢在内部会议上还专门进行了原因分析和自我批评,认为离职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很重要一条是,对他们(离职人员)的职业生涯发展关注得不够。

  2015年上半年,证监会又有2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其中不少是局级干部,证监会稽查局原局长欧阳健生、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原副主任徐浩等等。据报道,去年股灾后,证监会人事冻结,还出台了竞业限制方面的新规,处级以上干部离职后3年内不得在监管对象内部任职。2015年下半年,离职人数有所减少。

  可今年6月初,证监会批准了5名干部离职,包括上市部副主任陆泽峰、行政处罚委副主任张子学等2名副司局级干部,还有发行部的两名处长。有熟悉情况的人士对媒体说,“发行部的处级干部最近一年多有的出事,有的离职,有的调离,快没人干活了。”

  为何会发生离职潮呢?证监会一位离职的处长对新京报说,去年股灾后,“是我在证监会多年经历中最焦头烂额、最忐忑煎熬、最难做的一年。市场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是否有人恶意做空?到底要不要救市?如何救市?新股IPO要不要暂停、深港通还通不通、注册制要不要实施等诸多问题,都成为摆在监管层面前的难题。多部门通力合作、研讨、加班到凌晨成为常态”。

  该位处长称,李量、李志玲、刘书帆等人被查后,“据我观察,作为中低层干部,尤其是涉及上市部、发行监管部的干部,更是紧张,更容易被外界盯紧。这两个部门常被外界视为掌握拟上市公司IPO生杀大权,也有多位落马官员源自于此。所以,自去年开始至今,这两部门不少干部选择离职,也算是避嫌的一种方式”。

  看来,如何应对离职潮,是刘士余正在面临的一个难题。“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5月24日,证监会机关发布了2016年拟录用人员名单,共41人,几乎全部都是清华、北大等名校毕业的硕士、博士。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次证监会公示的10名局级官员中,去年4月被任命为副巡视员的郑锋拟任投资者保护局副局长,而投资者保护局现任副局长赵敏拟被提拔为投资者保护局局长。

  这一人事变动与反腐有关。去年8月7日,也是异动后,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因受贿等原因,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李量是后,证监会系统的首位被查官员(2014年12月1日被调查)。

  李量被查之后,证监会发行部六处处长李志玲、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分别于去年6月、8月落马。其后,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被称为“发审皇帝”的证监会原姚刚亦被调查。

  半年之内5名官员落马,证监会的这一反腐记录超过以往,暴露出其在发行审批权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以来,高频词之一就是“加强监管”,特别是发审等关键环节的监管。

  4月26日,证监会党委发布巡视整改情况通报称:要加强重点部门和敏感岗位的监督制约。制定《关于进一步规范发行审核权力运行的若干意见》以及审核人员、发审委委员履职回避管理规定,坚持首发和再融资行政许可事项规则、流程与结果公开,健全集体决策制度和重大事项请示汇报制度。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加强重点部门和敏感岗位的监督制约”,行之有效且被广泛采用的做法就是内部轮岗和吸收来自外部的新鲜血液,证监会在股灾后的密集人事调整,有的是为了补位,补齐落马官员留下的人事空白点,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内部轮岗和吸收新鲜血液。

     汕尾在线
【编辑:汕尾在线】

上一篇:利群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摊薄即期回报对公司主要财务指标

下一篇:新总裁来自阿里系 圆通重大人事变动透露着哪些玄机?

>>推荐图文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汕尾在线的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汕尾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