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甘肃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本地万象 > 正文内容
包罗万象、海纳百川“超无聊”的游戏为何能好评如潮?
发布时间:2019-07-08 16:21:05  点击数:92  

  最近,由“游戏禅师”陈星汉所开发的游戏《Sky光·遇》在圈掀起了一阵“和朋友一起去飞行”的热潮。陈星汉老师的从做游戏开始就秉承着一个理念,就是在他的游戏中没有战斗,没有争执,只有一出美丽的风景个一段深入人心的旅程,陈星汉老师希望他能通过自己的游戏改变世人对于电子游戏的看法,希望让人们认为电子游戏也是能够带来美好的存在。而也许对于玩惯了打打杀杀的游戏的玩家们来说,这种“感受宁静与美好”的游戏仅仅是一个“步行模拟器”,无趣、无聊、没有可玩性,而但凡是有心去玩过这款游戏的人,无不对其赞不绝口。

  这样优秀的游戏都能够被称之为“无聊”,那么或许下面笔者要介绍的两款作品或许能重新改变你对“无聊”的认知,这两款游戏都出自同一作者之手,有过激一点的人评价玩这些游戏是“浪费自己的人生”、“做出来就是为了拉低下限报复社会”等等,然而这两款游戏却均能在Steam平台获得“特别好评”的评价,让人不禁问从心生:这俩游戏什么来头?

  如果有人问:玩游戏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那最勉强的答案应该是至少能玩。自古以来Steam一直有七部作品被称为“七大名著”,而这七部作品无论怎么排都会被排在第一位的作品名字叫做《Mountain(山)》。《山》也叫《模拟大山,》是一款模拟类游戏,在游戏开始时,游戏会向玩家提出几个有关人生的问题,随后系统会形成一座小山,并且跟玩家说”You are Mountain,You are God,Please enjoy your time here.”(你就是山,你就是神,请在这里享受你的时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玩家能够操作的内容仅仅就是旋转或缩放山的视角,然后看着这座山在你面前慢慢旋转,令补丁会有些奇怪的东西飞到山上,使用键盘可以在游戏中弹奏一曲音乐,仅此而已,时间长了,你会得到一座属于你独一无二的山。

  回到笔者刚刚提出的问题,一款游戏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至少还能玩,但这款游戏却连“玩”都玩不了,仅仅只能“看”,相信不管是谁在初次接触这款游戏都会是一脸不知所措。这么奇葩的游戏是谁做的?讲道理这个人的来头还不小,其名为戴维·奥雷利,是一名动画导演及艺术家,他曾参与过《银河系漫游指南》、《南方公园》、《探险时光》等动画的制作,很难想象一个做《南方公园》的制作人会做这样一款小清新的游戏。据他本人表示,这款游戏的灵感源自斯派克·琼斯导演的电影作品《她》,而后者同样是一部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作品。

  “我们身为能够发明创造伟大事物的人类,我们当然会觉得自己高大,但在山面前我们还是太渺小了。”戴维曾经这样说。这款游戏在发售之后随之而来的争议并不是这款游戏是骗人还是欺诈,而是这款游戏到底是什么?戴维表示,他并不愿意解释他创作这款游戏的初衷,与其说这是一款游戏,不如说这是一款艺术作品,所谓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能在这款游戏中获得不同的见解。

  在笔者看来:其本身作为一款游戏,却并没有构成游戏的元素之一,那就是目标。很多人在玩这款游戏中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来玩这样一款游戏,而这便是作者的目的,便是引发玩家的思考,不论是思考什么,只要陷入思考的状态便可以。看着这座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自然,山是自然的一部分,它没有生命却孕育着生命,而通过自然的力量也会对山进行修饰,尽管这些变化或许肉眼不可见,但变化都在平静的状态下不断进行着,而或许在不经意间,我们已经见证了无数生命的诞生与逝去。

  依照制作人戴维的话,如果说人类在大山面前十分渺小的话,那么在整个宇宙面前,大山也是极其渺小的存在。两年前,戴维带来了另外一款游戏作品,名为《Everything(万物)》,比起《山》,《万物》的可操作内容就要多得多了,但依旧是像《山》那样充斥着让人不明所以的哲学理论。在游戏中,玩家可以成为任何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不论是死是活,小到细胞DNA,大到行星和宇宙,其目的在于从不同事物的视角去观察其他事物。游戏中允许玩家从宇宙的视角观测整个世界,而世界的视角又能观测每个个体,这是一种超脱常理却又现实相关的体验,相对于《山》,《万物》则更像是一款游戏。

  而游戏的最大特点在于,哪怕玩家什么都不操作,游戏的视角也会在不同的物体之间切换,在整个游戏世界漫游,并且时不时的穿插着哲学家有关自然与生活的理论介绍。相对于《山》,作者戴维想要在《万物》中表达的内涵就要直接了许多:游戏的目的在于让玩家以不同的视角去观测世界,为的是给玩家营造出一种“你与整个世界之间没有阻隔,万物相互为变互利共生,由无数事物构成整个世界”的感觉。至于应该如何去看待这件事情,也同样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其目的主要还是想引发玩家的思考。

  在戴维的设计理念中,表达哲学思想并不能过度依赖于文字性的表示,事实证明,就算是再怎么对哲学感兴趣的人,也不会整天对着这种那种哲学理论书埋头苦读,这样反而会对哲学的认知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甚至在很多时候,很多哲学思想上的内容并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在大多数艺术家看来,通过各种创作媒介来表达就是再合适不过的方法,显然,戴维选择了游戏,而也同时证明了游戏可以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存在。哲学并不是一种非常好懂的东西,主要还是在于能否对哲学产生共鸣,从而起到深刻理解的效果。

  上文提到过,陈星汉老师的创作理念是为了改变人们对游戏的看法,而戴维的理念则是讨论游戏是否能够作为一种艺术作品,承载作者的哲学思想并传达给世人。前者看起来显然是将纯粹的美与宁静摆上了台面,而后者或许想法略显沉重,但表达的方式确实十分轻盈的。二者同样以创作充满“禅意”的游戏为主要目标,也充分证明了游戏可以接纳并表达的内容也并不局限于单纯的娱乐,也可以对一般社会进行有价值的输出。

  然而,种种事件已经证明游戏可以被称为“艺术”并存在,但这只是我们在社会面前的一面之词罢了,想要真正实现这一说法,仅仅只靠一两个人的作为显然还远远不够,希望这些游戏的存在能够真正意义上使人们的认知有所改观,毕竟有期望总是好的,而如果连期望都无法拥有,那就只剩下绝望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汕尾在线
【编辑:汕尾在线】

上一篇:万象如你所见 华润置地兑现与宜宾的未来之约

下一篇:地铁上盖大型综合体萧山万象汇设计赏析

>>推荐图文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汕尾在线的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汕尾在线 版权所有